查看: 34|回复: 0

学会微笑

[复制链接]

544

主题

544

帖子

1902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902
发表于 2017-11-20 13:4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按词典解释,残年者,晚年也。残,亦解释为剩余,意为除大数外的零头部分,以人的年岁来说,意在生存的时日不多了。我今年九十岁,冠之曰残年,虽然合理,但亦令人焦虑、伤怀,循此下去,非残废不可。我有位很要好的同村兄弟,小我十多岁,子女不同住,自己一人独居,没有其他爱好,每天只是看电视,喝啤酒,久而久之,便得了老年痴呆症。这对老年人来说,应当是一个教训。
    我喜欢饮早茶,觉得茶楼里人多口杂,有谈家常的,有议论别人婚姻成败的,有吐露各自的梦想追求的,因而每天准时六时半钟起床,洗漱后立即上路,此时,诗情却勃发了,在挂包里立即拿出笔来边走边写:“春秋九十眼微盲,晨雾迷蒙不敢行;老伴牵衣帮引路,石头仍在脚边横。”诗必须有题,于是题曰《晨雾困》。到了茶楼,诗题就更多了。一次,我在金叶楼饮早茶,邻台都是青年人,几句寒暄后,我问道:“你们怎么是清一色的(意为都是男的)?”他们意会后齐声回答道:“她们住得远呵。”我说,那要给你们写首诗才行。他们一齐鼓掌称好。我在挂包里拿出纸笔写道:“金叶楼中我姓黄,年年月月到中堂,邻台许是多情汉,皆说新欢在远方。”他们极力鼓掌叫好。
    我常想,这世间,时时有用拳头、眼泪甚至是鲜血都不能攻克的堡垒,却常常能被你淡淡的微笑化解于无形,不是吗?
2017年7月8日
    除了在茶楼饮茶时爱写诗,每逢参加文人聚会或者其他会议我也写诗,以诗传情,以诗表意,以诗言感。2016年8月,我老家大和村大和小学举行建校七十一周年纪念大会,邀我回乡参加,开会时又请我讲话,我就以一首古体诗作为发言稿,诗曰:“东江南畔大和村,乌石原名历史长。一望无边原野阔,大河堤缺水汪洋。先祖智卿张慧眼,定居此地筑厅堂。教育儿孙尊孔圣,诗书勤读记华章。子弟纷登高学府,邻村钦羡赞声扬。时光已报开新纪,应效鲲鹏展翅翔。博学成名非一夕,芸窗烧尽计时香。征途荆棘何须惧,踏破芒鞋是洛阳。”
   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,我的成绩一直不错,表现也很乖巧,是深得老师宠爱的那种学生。可是,我却常常碰到一个很大的麻烦——— 本班一个高大的男生老是莫名其妙地欺负我,令我苦不堪言。扪心自问,我从来没有得罪过他,可他就是要跟我过不去。
    我妈妈是村委会主任,在村民中很有威信。我想这下好了,妈妈一定会帮我,为我出这口恶气。不料,等我一口气说完,妈妈并没有表现出我想象中那种愤怒,而是慢声细语地对我说:“今后再别向老师告状了,也别骂他,当他再欺负你时,试着向他笑一笑。”“挨了打还得笑?”望着妈妈若无其事的样子,我伤心至极,甚至对她产生了一股莫名的怨恨:想不到,我一向敬重的妈妈居然如此胆小怕事。妈妈依然不动声色,只听她小声然而十分有力地说:“你就听我的,试一次吧!”“哼!”我又气又失望,转身就走。
    我是一个苏东坡迷,也是一个苏东坡诗词迷,每逢中秋,我就拿出他的诗词朗读一番,回忆一番,于是联系惠州苏迹写了《苏迹漫吟》三首七律:一曰《苏堤》:“宛如绫带系瑶池,垂柳盈盈系碧丝;八角亭前风淡淡,西新桥畔月迟迟;遥看雨洗鹅峰翠,仰望云迷雁塔奇。苏子遗踪何处觅?堤西青冢草芳菲。”二曰《谒朝云墓》:“六如亭畔草离离,青冢长埋一玉姬。仙塔夜灯仍闪烁,药炉经卷尚依稀。情坚学士承恩日,志见坡公被谪时。巾帼高风诚可颂,倩谁濡翰写传奇?”三曰《游白鹤峰》“白鹤峰前树影重,抚今追昔客情浓。思无邪守先贤训,德有邻铭后学风。世事多艰空志壮,文章无价枉才雄。当年白鹤知何去?空对斜阳觅旧踪!”
    我的族祖父是教私塾的,我们同居一巷,我因有点小聪明,深得他的喜爱,经常出些小题目让我做。记得他第一次出的小题目是“旧酒”,我立即说“新茶”。后来的题目逐步增加字数,内容也逐渐扩展。有一次是秋天,他即景命题让全室学生习作,其题目是:“秋日窗前读。”我放声抢答“春朝林下吟。”他拍掌称赞,并说,如果改为“春朝花下吟”就好多了,自古以来诗人赏景赋诗,多数离不开花呀,柳呀,因为花是有色的,或红,或黄,或紫;柳有柳丝,柳絮,丝长叶细,能令人怡情悦性,今后如果你学写诗,一定要注意这点。这番训诫,使我至今记忆犹新。他还叮嘱,写景诗必须力戒浮浅,要有意境,有情味,同时注意平仄、格律,不然,就会令人读起来佶屈聱牙,味同嚼蜡。由于启蒙以后所受的关于诗的教育,养成了我爱读诗,爱背诗,爱味(品)诗,爱写诗的习性,觉得诗的题目太多了,触目皆是,遍天遍地皆是,就看自己是否有“见微而知著”的能力。这种理念一扎根于心,就催我天天想着写诗、写诗、写诗。每天清早我坐在走廊上呼吸新鲜空气就思忖着:今晨有作诗的题材吗?正在此刻,邻家的鸡啼了,咦,题材来了!我稍加思索,立即拿起笔写了一首题为《闻鸡揣意》的七绝:“今天早起廊边坐,忽听雄鸡喔喔啼;意似劝人防懈怠,寻欢求乐莫痴迷。”另一次,我早起在湖边散步,又听到鸡啼,心中马上浮起一首诗:“近处公鸡引颈啼,湖边路侧草萋萋,盎然春意人怜爱,其乐融融过柳堤。”
    第二天上课时,那小子又哇哇叫着冲过来,一下踩在我的脚背上,明明是故意的,嘴上却假惺惺地道歉。我正要发作,突然间想起了妈妈说过的话,居然奇迹般地忍住了。我不但没有发作,反而满是歉意地一笑:“对不起,不知道你要过来,我的脚没有给你垫平稳吧?”没想到,只这一句话,就让那张充满挑衅和嘲弄的脸一下涨红了。他讪讪无语,没趣地走开了。下午放学,他又朝我吼道:“信不信,我把你推下水田去?”望着他的凶样,我还是不恼,反而笑了:“当然信,不过我不会再跟你计较了,我自己爬起来就是。”“为什么?”他的吃惊超出了我的想象。我依然不急不恼地说:“你老是这样欺负人,有什么意思,你就不嫌累吗?”“哈!新鲜!欺负人也会累!”他被我逗得大笑不止。
东江怀远
璀璨灯光明我影,霓虹水映一江金。
奔腾天远衬君心,急涌欢呼把梦寻。
    令我料想不到的是,从此,他对我的敌意明显减少了,开始跟我友好起来。小学毕业的时候,我们成了班上关系要好的朋友,而且这种关系一直维持到上初中。到现在,我马上就要过完我的中学时代了。很偶然地,我用妈妈教我的方法成功地处理了好几起同学之间发生的类似事情。
狼烟席卷樱花灭,华夏龙腾美梦多。
    那时,一下课,他就大叫着冲过来,给我取许多绰号,还跳来跳去地喊着。甚至在我面前动手动脚,掐脖子,揪脸蛋;或者趁我不注意时,把毛毛虫放进我书包。面对他的种种“暴行”,我一直忍受着。可你越示弱他就越是欺负你,叫你躲都无处躲。于是我把心一横,告诉给老师。自然,他每次都会被老师喊去狠狠地教训一顿。可没料到的是,这样对我更糟。他不但没有收手,反而变本加厉,把在老师那儿受的气加倍地朝我撒来。有一次,他竟然把我的头弄出了血,气得我不顾一切地跟他对打起来,可惜他实在太强壮了,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于是,我伤心地哭了,抱着头跑回家去,向妈妈告状。
势壮河山仰岭峨,沉浮循迹运坎坷。
中华梦
    我对诗的这种痴情从青少年至老年是一以贯之的,从来没有稍减,试举些例子吧,1989年及1994年,我先后由花城出版社出版了 《晴溪集》和《菱川集》,内载诗词四百多首,分别由广州著名诗人黄雨、北京中国剧协负责人谢逢松作序,集里有些诗词曾在北京相关的展览会展出,并获得有臧克家等著名诗人署名的优秀奖证书。我粗略计算一下,待编诗词尚有一千多首。其中相当部分已在网络发表并获得好评。我深切地感悟到,诗情可以忘忧,可以修身,可以益寿延年,我憧憬着诗情能助我活到一百岁。
    茶楼上多了,与服务员、收银员及经理熟络了,大家无所不谈、无所不议,诗的题材也多了。一次,服务员熟悉我的习惯,我刚坐下便开玩笑问是否又要泡故乡茶,我连声说是、是。不要紧,慢慢来,我要等一个香港回来的朋友。待这位朋友到后,我先写了一首诗,诗曰:“重逢莫怕日西斜,五盏三杯说己家;追梦半生长作客,至今犹爱故乡茶。”收银员张姨服务态度和蔼,也喜欢开玩笑,她丈夫在深圳工作,有一天适逢周一,我就给她写了一首诗:“张姨今日又登台,面似芙蓉雨后开;周末度完情绪好,送夫深圳发横财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真人现金赌场  

GMT+8, 2017-12-16 22:49 , Processed in 0.214717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